【家教/10+骸弗】幻術的……慶典

 

*此文只保留人物性格特徵及部分情節

*人物大概會崩壞…

 

 

幻術的……慶典

 

 

me只是一個術士。

 

至少直至不知何年何月,me成為那個人的徒弟為止。

 

me只是一個術士,無他。

 

me本來就是一個小小的術士,而且是毫不見眼那種。少年的me會在不同的小村莊,在街頭玩着人們所稱的「魔術」去獲取一天的生活費。每次在街頭玩着幻術,都會部分人是冷眼me。本來因此心存怒意的me,也許習慣了他們的冷眼,面部已再沒有多餘的表情。

 

直到某一天,me在另一個地方同樣表演着我的「魔術」的時候,那個人出現了。至今,me記得他那時的樣貌,當時看到他的鳳梨頭,還以為他是隻在空中飛行的鳳梨。me有想過,如果me沒有遇到他,me是否還是一個人。答案可想言之,是的,因為me無父無母的。

 

當時他帶着奇怪的笑聲出現在me面前,問着,不,是強迫着me做他的徒弟。那時手無肘鐵的me,迫於無奈地答應了。他當時手持三叉戟,對一個少年來說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強脅!就是因為認了他做me的師傅,me過的生活亦算是穩定下來。

 

自此之後,每天也有固定的幻術練習。師傅說me幻術的資質不錯,這一點me倒是承認的,若然不是怎麼會在師傅示範出來後就做到。生活怎樣?他算是待me不薄了,在me和他沒有血緣關係為前題。不過,每天如此也的確挺無聊的。

 

還記得有一天,他帶了me去一個空地。me記得那個空地是人們舉行慶典的地方,可是現在又沒有慶典要舉行。唔…me記得有慶典的時候一般這裡也是很熱鬧的。還有,會有煙花在天上綻放,真的好美的。因為師傅並沒有說什麼,me就閉着眼想着慶典的事。

 

突然,站在me身旁的師傅拍拍me的肩膀。me睜開眼,眼前一遍熱鬧。有小販,有攤位,有煙花…這是塵典?me抬頭看着煙花,雖然早早就知道這只是師傅的小把戲,可是me覺得有一點兒開心。me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就像me置身其中狂歡着。

 

me忍不住地吞吞口中分泌漸多的唾液,真的…真的有種想去玩的感覺。這個情況,me的大腦被這幻術控制住了,這是師傅說的。me轉頭看一看師傅,示意me去玩嗎?me無法忍住,便衝了在這幻覺中遊玩。這是因為…me一直沒有參加過。

 

me不記得那個幻術維持了多久,也不記在這「慶典」中做過什麼。可是…可是me還記得那個看着me在這幻覺中玩耍,陪me在「慶典」是狂歡着的師傅一一六道骸。

 

-THE END-


(以前寫的...也是偷偷的放過來好了)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