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耀港】綻放的洋紫荊花

-部分真實歷史

綻放的洋/紫/荊/花-耀港

洋/紫/荊花,代表他的洋/紫/荊花。今天,已經完全綻放了。

他看着高掛在金/紫/荊/廣/場的香/港/區/旗和比區/旗高一點的中/國/國/旗正在飄揚着,他勾起一道不常有的微笑,一道不常有而且欣慰的微笑。在金/紫/荊/廣/場上,已經有短短十/五/年歷史的金/紫/荊還在綻放着,陪伴香/港一起在世界的舞台綻放。

當天,他因為中/國而被英/國帶走。而每年的今天,他又因為中/國而回/歸了。在廣場上的金紫/荊/花,他的先生——中/國在九/七年/七/月/一/日送給他的,名為「永遠盛開的紫/荊/花」,寓意香/港永遠繁榮昌盛。現在,他真的盛開了,你看到嗎?

洋/紫/荊花,是香/港他的花。在香港的市花,是洋/紫/荊花而不是紫荊花。因為這是他獨有的一種不能自然繁殖的花,是混種的花。他努力地在回憶起當時/港/英/政府時代的事,他想起大約一/八/八/零年時的那位神父,那位神父發現了洋紫荊花。

他還依稀記得他的先生在七/一回/歸當天,把他緊緊地抱住的場景。他們相隔一百五十五年,終於可以真正地一家團圓了。他也記得,他的先生哭了。而他,也默默地流下眼淚,把他的先生抱得緊緊,像是永遠也不想再放開對方。

永/遠/盛/開的紫/荊/花、永/遠/繁/榮/昌/盛嗎?他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他現在已經成為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系、已經成為了一個繁/盛的/金/融中/心,已經在世界的舞台上華麗的綻放他的魅力。

突然,一直安詳地躺在他的褲袋中的手提電話響起來了,他猜想可能是他的新上司打來問候。誰知,他把電話拿出,看到的來電顯示卻是來自中/國的號碼、他先生——中/國打來的電話。他慢慢地在輕觸式屏幕上面按了接聽。

「香/港阿魯!」他的先生從電話的另一邊稍微大聲了一點叫了他的名字出來,而且聲音剛剛蓋過他上司對他的嘮叨。「先生日安。」香/港的話剛剛說完,中/國就急不及待地說:「香/港,明天我會來的阿魯。」「Okay,我知……」「……」電話被掛掉了。

看來中/國他應該是在百忙之中打電話給香/港,香/港生硬地把剩餘的字吞下肚。心理想着:「真的明天也會來嗎?」每一次的七一,他心理的這個疑問就會悄悄的從記憶海的底部浮上來。

這晚,他回到家後,二話不說地打開電腦,在fa/ce/bo/ok上閒逛,順便看看明天遊行的主題。啊?這年遊行主題是「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新的上司一開始就被抨擊了。希望他之後會好一點吧,不然餘下的任期他怎麼辦。

他看一看電腦上顯示的時間,十一時三十四分。他看到這時間才恍然大悟他是時候要去睡了,他便去洗澡,換了一身十分適合他而好看的睡衣。然後,就關掉電腦,打算立即去睡。這時候,他的現任上司曾/蔭/權卻敲門找香/港他。

「香/港,睡了嗎?」他的上司平靜地跟他說。

香/港他在聽到他的聲音後,才突然想起明天他就要離開了。他是來跟我道別的嗎?

「還未睡,請進。」香/港他收起他的倦意,打起精神。決定聽一下他的上司最後的說話。

-TBC-

*金/紫/荊廣/場:中/央政/府贈送了特/區政/府一座名為「永/遠盛/開的紫/荊/花」的貼金銅雕。在19/9/7年/7/月/1/日早上由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及中/國/副/總/理/錢/其/琛主持揭幕式。雕塑寓意香/港永遠繁榮昌盛

*洋/紫/荊的發現:首先在1880年左右於香/港/島薄/扶/林鋼/綫灣為一名巴/黎外/方傳/教/會神/父發現,並以插技方式移植至薄/扶/林道一帶的伯/大/尼/修/道院。

*最自/由經/濟體/系:已經是連續18年被評為最自/由/經/濟/體/系。

*七/一:回/歸的簡稱

*七/一大/遊/行:每年也會舉行的遊/行,在0/3年才引起廣泛的關注

*2/0/1/2年七/一遊/行的主題:「踢/走/黨/官/商:勾/結,捍/衛/自/由/爭/民/主」,寓意以中/聯/辦扶植上位的梁/振/英為首的黨/官商利益集團,只會繼續拖/延民/主進程和維持特/權利/益輸送,香/港市民更應提高警覺,繼續以行/動捍/衛自/由,爭/取民/主普/選。當梁/振:英種種強/權姿/態暴現,以及李/旺/陽先生含/冤而死,震動/港/人的時刻,向/強/權說不。

以上是來自wiki的資料。

另外,港仔的官方設定,說話中英混雜。

date:823
time:04:13a. m.

(表示偷偷的放上來)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