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妻祭典】(基涼) 04哭笑不得

-BGM: 蕭亞軒-後來的我們


哭笑不得


「這天就清理一下房間的舊物,把有需要的物品帶走吧。」一個紅髮帶着黑色眼鏡的成年男人,站在自己房間間前有點感慨地看着。

對,是時候……要清理一下了。

他慢慢地把房間裡的物品分類哪些需要不需要。他的房間不大,而且更曾與別人共享過。和哪些人同房過?那些兒時回憶早已在他的腦海裡一點點地消逝。

直到他拾到一本日記本之前,他都未曾再憶起過那些……那些開心帶點傷痛的回憶。他翻開日記,耐心地打算把全本充滿兒時回憶的日記本看完。

他翻開第一頁,映入眼簾的是一些零亂的句子:

「今天父親他帶了一個頭髮是灰白色、眼睛是藍色的男孩回來,和我差不多大的,他叫涼野風介。希望能和他做朋友。」

「涼野君很愛吃冰棒,而且一定要蘇打味的。」

「涼野君和我真的做了朋友!」

「今天玩得很開心!足球真是很有趣。」

「今天他的冰棒沒了,他哭了。本來想去安慰他,可是我也哭了。」

「我真的很喜歡涼野君。」

看到這裡,他微微的睜大了雙眼。本來掛在臉上微笑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卻是皺眉和苦笑。他有點傷感地看着日記本搖頭,又抬起頭看着眼前的牆空想着。

待會,他又再翻開下一頁,看着不再幼稚字跡和日記應有的格式。

「5/5 晴天
今天又有人來了,他是南雲晴矢。他和我一樣也是紅色頭髮,不過就像…就像有朵花長在他的頭上。」

「8/5 陰天
涼野君他和南雲君玩了,而且露出前所未有的樣子。」

「20/5 雨天
涼野君沒有再和我玩過了。綠川君卻和我聊天了。」

他再翻開一頁,是空白的。再翻開下一頁,又是空白的。正當打算合上日記本的時候,電風扇吹開了下一頁。

「28/6
外星學院解散了。」

「2/7
涼野君和南雲君一起了。我的心很痛,但又要笑着祝福他們。」

「答」

他有點驚訝地看着日記被眼淚弄濕了的地方。他把日記先放在腿上,再用左手拿走眼鏡,然後又右手蓋着雙眼。不到一會,他放下右手擦掉淚痕,勉強地勾起一抹笑容。

他低頭看着被放置在腿上的日記本,那些回憶的碎片又再合成一段完整的記憶湧上心頭。

「涼野君,我是該哭着我們的關係不再、成全你們,還是該笑着看着你幸福下去?」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