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土山】捧在手心的溫度

 

 

-土山/土退,戀人設定

-原創配角有

-續間接接吻

-電影paro,是次設定:副導演土方X場記山崎

-有車有肉,預祝平安夜和聖誕節快樂

 

 

 

山崎悄悄地鬆了一口氣。美術組忘記上一場有沒有三件黑色的文件散亂地放桌上,美術助手在被人發現前向作為場記的山崎求救,山崎翻著A4大小橫向的筆記,再拿出相機給助手查看準確位置。幸好那他能將一模一樣的設置,不然被發現了,他和山崎都無一幸免要被「鬼之副導演」罵一頓。

 

 

「退先生,剛才謝謝!看,這是給你的包子,不過還很熱,你先拿著吧。」剛才受他幫助的助手拿了劇組剛買回來的肉包給他,雖說現在冬天攝氏零下五度,拍攝現場倒是十二度,相對而言很溫暖。「不客氣,拓真。謝謝你幫我拿過來。」山崎笑著接過包子。

 

 

不用一會,導演宣佈休息十五分鐘。山崎慢慢地收好自己的筆記和文具在掛在腰間上的袋裡,他瞄向在另一邊大概討論著待會工作內容的導演組,導演一邊大口大口吃包子,一邊說話,站在他身旁的土方他則認真地聆聽和討論。山崎看著自己手上的包子,想的不是包子的餡是甚麼肉,而是土方甚麼時候才會進食。

 

 

他觀察了一整天(以見到土方的時間計算),土方沒有吃和喝過任何東西,想到這裡山崎沒辦法吃下還帶著一點熱度的包子。他對自己說過無數次不要再在劇組裡喜歡上任何人,但每一次都……不是迷上了別組的大哥,就是對同組的後輩日久生情。他為自己的行為編織了無數個理由,或許真是他兄弟原田說的「年紀大了,缺乏愛的滋潤。」

 

 

 

「……先生,退先生!要繼續,誒,還沒吃啊?」山崎被拓真突如其來的一句嚇到,差點把包子掉在地上。

 

 

「嗯,是啊,我……我喜歡它現在的溫度,放在手心上很溫暖。」山崎撓撓頭,心想:『糟!透!了!我居然編了個這麼鱉腳的藉口,包子都放到微暖了我還這樣說,他會不會把我當成變態來看?我長久以來的形象要沒了!』

 

 

「嘛,誰叫退先生這麼怕冷還只穿薄外套呢。」拓真瞇起眼指指山崎身上的外套,山崎假笑著裝被他發現,又指指他身後直來過來找他的美術組大哥,示意他快點回到工作崗位。

 

 

山崎將包子放在口袋裡,再次埋首於工作之中。

 

 

藉口和土方的事讓山崎在做筆記時有點分心,幸好只是在無關痛癢的地方恍神,沒影響到劇組進度。凌晨五點,終於到了下班的時候,連續工作了二十三個小時沒有睡覺的他們,幾乎是以光速離開現場,只有山崎慢慢地、慢慢地收拾他數份文件。他裝作整理文件的活頁,目光不時飄向土方身上,土方和早段吃肉包的時間一樣,還是在和導演聊著劇情。山崎摸一摸口袋裡已經變得冰冷的肉包,突然加快動作收拾好東西離開。

 

 

他憑著裝著肉包的袋子找到店家,各種包子的香味從裡面飄出來,山崎嚥了口水,向老闆娘買了一個最熱的肉包,放進另一個口袋裡,試圖用體溫減慢包子的熱度散失。他急步走回片場門口附近,看到土方的車還在立即放鬆下來,靠牆站在原地等著土方出來。

 

 

手指在手機屏幕上滑動著,看到原田昨天發到SNS上的酒會照片,彷彿壞掉了的胃重新活動起來,他掏出那個放了很久、冰冷的肉包吃起來,雖然花費他全身的力氣去咬開和嘴嚼,但飽腹感慢慢重上來的感覺讓他覺得還能多撐幾個小時。正當他繼續用力多咬一口的時候,他發現他咬到了一個熱騰騰而且很軟的包,白菜夾雜著豬肉,少量肉汁隨著咬開的部分一同送進嘴裡。

 

 

 

「唔!唔……呼,土方先生!為……」山崎從菜肉包上拉回眼前的土方身上,只可惜在他發問時又被土方塞了一口,他只好伸手拿過包子,防止土方再迫他吃。

 

 

 

「阿崎,這可是你喜歡的『放在手心上很溫暖』呀。」土方帶著一點笑意(他自認為的)迫近山崎,山崎身後是牆無法再向後退,便低著頭嚼著還很熱的包子。土方俯身湊近山崎,一個山崎抬頭就能親上的距離。

 

 

 

「不是!這是……誒,土方先生,你全都知道了?」山崎以為土方集中精神時應該注意不到,山崎心想:『這才是真的糟透了啊……』對比在後輩面前說出變態宣言,他更在意土方的看法。

 

 

 

「那是因為……」「因為?」土方溫熱的鼻息讓山崎越來越覺得不好意思,呼吸逐漸變得急促,他決定一鼓作氣說出來,誰知他一抬頭就親上了土方的嘴。

 

 

 

 

 

正確來說,是帶著菜肉包肉汁的嘴,碰到了土方的唇。

 

 

 

 

 

「噗哈哈哈。」「土方先生!我看到你一整天都沒吃過才……然後還被……唉。」山崎看到土方忍不著的大笑,翻出口袋帶有「放在手心上很溫暖」的溫度的包子,拆開包裝塞到他的嘴裡。

 

 

「咳,阿崎。」土方舔乾淨嘴上的肉汁,雙手捧著他的臉防止他再低頭,對著山崎的唇親下去。沒有深入,只是單純的四片唇重疊在一起。

 

 

「……怎麼了,土方先生。」山崎被迫仰望著土方。

 

 

「『捧在手心的溫度』也不錯。」土方的臉不知是被冷風吹到變紅還是甚麼原因而臉紅,他別過了頭,放開捧著山崎的臉的手,改為拉住他的放自己的口袋裡,拉著他走向他的車子。

 

 

「果然……」山崎紅著臉低頭跟著土方走,以土方難以聽到的音量說話。

 

 

 

 

 

「很喜歡,土方先生。」

 

 

 

 

 

END

 

後記:

是續間接接吻的故事,土山的關係是戀人(大概熱戀中)。

因為沒寫秋日祭的內疚感太大,

前一晚睡前想土山梗題時,

思考著冬天的土山,溫暖的只想到肉包,

隨後突然想到「在很寒冷的天氣下,等著土方的山崎,被突然出現的土方塞了一口熱熱的包子」

本來文中搞笑的情段應該是在後記這裡

想了想好像也不錯就……嘿嘿

 

順帶一題文中的菜肉包是廣式點心之一,上海白菜和少量豬肉做成的。

還有,本文題目候選有「未曾嚐過的滋味」這類跑車向的

噢,文裡的車和肉還滿意嗎wwwwwww

 

 

謝謝閱讀到此的你,聖誕快樂!

喜歡的話可以留言喔,每一個都會很認真地看和回應

如果有人在提問箱裡留言會更開心

(此人至今都沒收到任何一條,希望聖誕老人能聽到這聖誕願望)

最後最後,有一個小計劃,順產再告訴你們~

 

 

20181223 0333 零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