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十一GO/豪吹】埋藏於眉間的溫柔

 

-回坑試寫

-兩人準備同居的設定

 

 

 

吹雪將他房間裡的東西全都收進兩個大行李箱裡,東西大致上全都整理好,他再翻一次房間的拉屜和角落,發現有一張長方形的紙跌落在書櫃與牆壁的狹縫裡,搬開沉重的櫃後,拿出來的是十年前閃電大篷車的團體合照。年少的他和豪炎寺,稚氣的臉上寫滿喜悅,不禁回想起和豪炎寺的種種事。一切的開始,就是因為他。

 

 

當年吹雪被隊友發現雙重人格的事之後,他們的眼神看似和平時無異,但也抹不走眼底下的一絲擔心和同情。該怎麼辦,這問題已變成幾個層面的事。足球和隊友,逐漸因為自己的憂慮而變得可怕。一切像雪一樣,有形降於手上,無形離於人世。越是思考,越是會陷進不能復返的孤獨深淵。

 

 

與溫柔細心的隊友不同,剛歸隊的豪炎寺看著吹雪時總是帶著緊皺的眉頭,他的言語間沒有過多的小心,反而多出一份不知不覺間變得罕有的平常心,讓吹雪覺得自己在他眼裡不是有別於其他隊友。害怕足球、害怕再將心放在別人身上,這些想法被他築成一個細小而堅固的牆,保護著自己的同時也拒絕所有人。

 

 

 

到底要如何繼續下去?

 

 

 

他看著豪炎寺與隊友員踢著球的模樣,他們之間的默契和笑容,就像太陽一樣刺眼和遙不可及。自己雖然跟他們站在同一個球場上,但是距離感卻前所未有的強烈。

 

 

「……雪,吹雪。」

 

 

練習早已在吹雪的思考中結束,出現在他眼前的豪炎寺仍帶著他緊皺的眉頭和認真的眼神,他沒再說甚麼,示意吹雪跟著他走。兩人一前一後緩慢地走著,走到那個可以看海的欄柵邊。

 

 

豪炎寺娓娓道出他自己的事,吹雪有點難以置信,但每一句都使他的心沉靜下來。內容經過十年已變得模糊,最記得的是豪炎寺將一直拿在手中、沒使用過的毛巾蓋到他的頭上,而他則拉著豪炎寺的衣角直到回到車上前才放開。回到車上後隊友們都睡著了,這件事成為了兩人的秘密。

 

 

吹雪從那時開始對豪炎寺產生不一樣的情感,自然地蓋在他頭上的毛巾,或是讓情緒低落的他一直拉著他衣角,甚至是為了讓他清醒而在他的肚上踢了一球。或許豪炎寺對誰都一樣,但是他沉溺在這些微小的溫柔上,直到今日。

 

 

入迷地看著照片的吹雪覺得頭上溫溫熱熱的,抬頭就看到皺著眉的豪炎寺,標誌性的皺眉就像當年一樣從沒變改,他抬手用手指將豪炎寺的眉頭一點一點撫平。

 

 

「豪炎寺君,我可以走了。」吹雪笑著收起照片,起來拉著兩個行李箱重新走到豪炎寺的面前。他牽著吹雪的手,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

 

 

在正式告別這住了多年的房子前,吹雪還是有點留戀回頭看幾眼。與他並肩而行的豪炎寺注意到他的舉動,稍微發力握緊牽著的右手,放慢前行的腳步。他跟著吹雪的步伐,兩人沉默地走了一遍房屋的每個地方。走到玄關時,豪炎寺隨著吹雪的視線掃過看著已無人生活氣息的家。

 

 

「吹雪,還有我在。」

 

 

被牽著手的吹雪一邊走一邊細想以前在這個家裡生活的種種細節,現在終於要離開,那一絲的不捨被放大。聽到豪炎寺的說話和無比認真的眼神,還有從沒減輕過力度的手,他輕輕吐了一口氣,打起精神,回握豪炎寺的手作回應。

 

 

兩個人的話,定能走到遙遠的未來,直到世界迎來終結為止。

 

 

END

 

 

後記:

好久不見,這裡是喜歡發豪吹糖的零昀

這篇的豪吹是在翻看閃十一時發現到的梗,於是拼了老命(?)寫出來。

 

其實是lof上最近有同好把我全部的豪吹文點喜歡,想起了要整理lof的文章做目錄,由於閃十一的文佔了大多數的比例,整理到重拾起閃十一的興趣就去再看看有吹雪出場的集數,重上燃起對豪吹的愛。但怎麼說呢,以前的我和現在的我對豪吹的感覺不同了,或許這就是成長?(6年啊……)

 

感謝閱讀到此的你,有緣再見。

 

 

20180819 2138 零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