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燭青】你眼中的(下)

 

-燭青           上篇中篇重修了一點)

-這是男審本丸的光忠和青江

-炮友以上,戀人未滿

-OOC可能

-ok的話,請小心食用

 

 

 

 

青江像是逃走一樣,離開只有他和光忠的房間,恰巧看到宗三從廚房探頭出來招手讓青江進去。進門就是一堆黑色的碟子和一抹粉色,他推測大概是審神者又告白失敗,回來做飯讓他情緒變回平淡。他幫忙將濕的碗碟擦乾,再放到有旁吻乾。

 

 

「我說青江,你再這樣下去……」宗三一邊洗碗一邊跟正在擦碟的人說道。

 

 

青江注意到自己對光忠的情感不同於他對待友人。

 

 

這件事被宗三發現了一段時間,或是說由一開始就被發現了。他還記得那時候是冬天,不但冷,連食慾都變差。吃飯時他只能吃幾口,餘下的則不動聲色地帶走處理它。每次晚上都會餓起來,他會挑夜深的時間進廚房找吃的。

 

青江每次吃的都不一樣,他會挑數量最多的,拿走一兩個也不會被發現。眼前只有大量水果,良久他選了蘋果,擦洗後張口準備吃下抬。

 

 

「青江君?」

 

 

他閉上嘴咽下口水,轉頭看著打擾他的人穿著合身的和服,有點鬆開的腰帶,順著往上看露出的胸膛和微開的雙唇,最後對上唯一的金色左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無法從他身上移開目光,神推鬼使地他已經撫上對方的胸口前的和服。

 

 

「哦呀,不是燭台切嗎?這樣露出胸膛……是想做甚麼事。」

 

 

他和光忠,以意料之外的方式開始了他們的關係。

 

 

只是時間越久,越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事情往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越是和他發生關係,他的心和感覺越是離不開這個人。他想抓住這份溫暖,只是用的方式有點……

 

 

「青江,你有聽我說話嗎?」宗三見他刷碗刷到毛巾掉下去也繼續用手刷,拍拍他讓他回過神來。

 

 

「是是,有聽到唷。我和他繼續這樣也不錯呀。」

 

 

「真心這樣想嗎?」

 

 

不是,不是這樣想的。到底要怎樣做才能讓這份心情變得平伏?他們已經回不去以前的普通的關係裡,他的眼裡不知不覺間只映照出光忠的身影。他早就知道這份「心情」的真正意思,但卻不知道該用甚麼方法解決。

 

 

清理好碟子之後,青江被宗三半威脅地拜託告訴歌仙和光忠廚房的情況。他決定先去歌仙那邊,清楚他大致的活動時間,很快就在和室找到常被當成離開藉口的刃。歌仙從青江口中理解了情況很就去找藥研,而青江將重新回抬剛逃離的地方。那有隻暖金色的眼中,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就有自己的存在,青江都知道的。每次纏綿過後,一次比一次用力的擁抱,不難感受到不捨。

 

 

只是我們都在互相猜疑。

 

 

誰都沒說出來的情感,沒有得到確實答案的愛,青江試探般的說話裡,為這份愛抹上一份不穩定性。他達到伊達太刀們的房間前深吸一口氣拿出平時的悠刃有餘,手撫在紙門門邊準備打開,誰知裡面的人打開了門,稍微嚇到了他。青江抬頭看,那抹金色的仍舊溫暖,只是光忠一臉認真想出去做甚麼事,不過既然他沒有讓青江走,應該不是急事。青江欲要開口時,光忠撩起青江右眼前過長的瀏海,拿出粉色髮夾,小心翼翼夾在上面,將一直隱於長髮下的紅眸暴露在自己面前。他攬過青江的腰,低頭輕吻他的右眼眼簾上。

 

 

青江沒有及時給予反應,就被眼前的人捧起他的臉舔吻他的唇。舌尖描繪出的唇線,是青江的微笑。青江抬手按住光忠的後腦,加深這個無比溫暖的吻,拉出的銀絲久久沒斷。他瞇起眼舔了自己的下唇,又再揚起光忠描繪出的微笑。在光忠的注視下,他把髮夾脫下來,看著一臉茫然的他親吻著髮夾,再把它遞給他。

 

 

「以後的日子,就拜託你幫我別上唷。」

 

 

金紅雙眸映照出的光忠愣了一會,睜大他唯一的眼睛,將眼前的景象深深地刻印在他的記憶裡。

 

 

END

 

 

時序

1)青江食慾變差,夜深的時間進廚房找吃的。

2)青江自己做烏冬

3)為光忠手入

 

 

所以是青江先愛上Σ>—(〃°ω°〃)

 

 

後記:

結束了……

當時寫這篇文的原因,好像是梗在腦海揮之不去。後來跟著燭青二人陷進「甚麼時候才會在你眼中看到自己」這個循環裡,也造成上、中和下章裡的違和感。

寫完了也沒有實感,不過真的很想說燭青真的很適合色色的事。之後有機會的話會把兩篇色色的事放出來,這一年內會吐出來的w

另外真的很感激把《你眼中的》看完的你們,以後有機會的話會再寫燭青的!

 

零昀 20180722  16: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