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燭青】你眼中的(中)

 

-燭青

-這是男審本丸的光忠和青江

-炮友以上,戀人未滿

-OOC可能

-ok的話,請小心食用

 

 

 

 

 

審神者一醒來就拿著光忠做的馬卡龍急忙地離開本丸。

 

 

光忠聽到一串腳步聲被嚇醒了,他揉揉眼睛拿著眼罩起來梳洗。對著鏡子戴眼罩時,卻看到手腕內側和手掌的交界上有一點小面積的青瘀,他揉一揉青瘀的部分,腦海中閃過昨天脫了一半襯衫的青江跪在地上拉著他的手腕低頭反覆舔舐,又吸吮輕咬那層薄的皮膚發出像是接吻的聲音,最後微微抬頭半開的眼對上了自己⋯⋯

 

 

他紅著臉戴上手套後再往手臂方向扯高,用襯衫袖口蓋住,深呼吸幾口前往廚房。途中遇上甚少碰面的明石。

 

 

「啊正好。早安,燭台切はん,這天是第二部隊的隊長啦,隊員名單給你,記得找上他們哪。」語畢,明石將第二部隊的委任書遞給他。

 

 

「廚當番呢?」燭台切接過文件掃過內容,他憶起告示板,這天的廚當番……

 

 

「是長谷部はん和藥研はん咯。他們差不多準備好早飯哪。自分先走了,待會見。」明石擺動著沒拿著委任狀的手,往打刀部屋的方向走。

 

 

他看著明石背影搖搖頭摸一下還在褲袋裡的髮夾打起精神沿路走,但卻感到好像被看著,回頭身後無人,或許是被思緒令自己變得很遜。早飯後,明石跟四個部隊的隊長再交代任務內容,讓他們準備。

 

 

「Ok,交給我吧。」

 

 

光忠集中精神帶著第二部隊出戰,幸運地沒遇上檢非違使,全隊安全、沒有損傷地回到本丸。本應在等他們回來的明石卻不在,他讓隊員先回去休息,而他則去找明石。光忠走到審神者的房間時,他就從裡面出來了。向他匯報戰況後,終於可以回去房間休息片刻。

 

 

 

除了出陣,他覺得整天都被一雙熾熱的眼注視著。

 

 

 

難道是因為他對青江的感情早已超越的界限被人發現了而被甚麼人監視?他摸出了髮夾,想著如果青江也像這個人注視著自己的話⋯⋯可惜他喜歡的人眼裡的自己,可能只是個炮友的關係。有時候他會後悔那天抱了青江,但也很慶幸有抱了他,至少那個時候,他眼中有自己的存在。而這個髮夾,一定會有送出去的一天。

 

 

他收好髮夾後一打開房間就被裡面發光的眼睛嚇了一跳。

 

 

「鶴先生嗎?伽羅醬看到會生氣啊。」

 

 

光忠摸索著燈的開關,一隻相對細小的手搭上他的手背,順著手掌撫上他的胸膛,解開他的領帶和襯衫。他捉住這不誠實的手。那隻手的主人並沒有說話,反而伸出另一隻手繼續動作,扯過他的領帶親吻他的耳邊。

 

 

「青⋯⋯」他想開口說話之際,對方的食指放在他的嘴唇前,阻止他繼續說話。他移開對方的手指吻上雙唇,輕輕吸吮著緊閉的唇,伸出舌頭描繪出唇形,順勢入侵他的口腔準備一場攻防戰。

 

 

他像是受到邀請一樣,環著青江的腰,嘴裡戰爭彷彿不會停止,互相緊緊糾纏在一起的舌頭,靠後吸取新鮮空氣的青江沒吞下唾液,唾液沿著嘴角流到下巴。

 

 

他們維持著沉默的氣氛做到最後。

 

 

青江拉上外套的拉鏈,嘴叨著髮圈,手指作梳梳理散亂的長髮,綁起馬尾。早已整理完畢的光忠,從後環上他的腰,頭埋在他的頸窩,彷彿可以留著只屬於他們溫度。青江順了一下馬尾,卻意外地瞄到地上粉色的髮夾停下手上動作,他的嘴緊閉成一條線,低著頭生硬地順到髮尾。

 

 

「哦呀哦呀,那個髮夾⋯⋯」

 

「髮夾?啊這⋯⋯這個⋯⋯」「與明石さん很相襯呀。」

 

 

光忠抬起頭,鏡子無法反射低著頭的青江的表情。他放開手打算走到青江的前面時,青江在那一瞬間扶上他的手,掛上那個分不清情緒的笑容看著他。

 

 

「不早了,再不走歌仙又會生氣。」

 

「⋯⋯等」「下個晚上見呢,燭台切。」

 

 

聽到「歌仙」光忠他定住了目送青江的背影直到門關上,拾起不知道甚麼時候掉出來的髮夾仔細看,跟明石常用的風格不同,為甚麼他會這樣說?

 

 

難道只有性愛中,你眼中映照出的才會是我?

 

 

他把玩著寬闊短小的髮夾,想藉此忘記那不好的想法。腦海裡浮現出墨綠色的身影,他在吃烏冬麵時每幾一口得停下來撩起右眼前下垂的瀏海到耳後的情景。

 

 

 

要是他能別上這細小的髮夾能在前髮上,他會高興嗎?

 

 

 

 

TBC

 

 

 

 

你們好,這裡零昀。

關於中章,說出來就會被發現,只好留在終章說。明石的咯啦哪是想模仿他關西弁的尾音。在終章出來前可能有二改。

 

中章拖了接近一個月,在看到催更(←動力來源)有強烈罪惡感後,經過無數次的修改、卡文和自我反省下,第二章終於面世了。

 

一開始就沒有要寫好多章和連載的意思,寫中章時發現想在兩章完結太勉強了⋯⋯中章在第一稿時已經知道了大概是過渡章節,主因來於上章第一稿太垃圾和不堪入目,還偏離本來設定,修正後還好但到現在才發現其他問題,導致中章要彌補上章的缺乏的情感。

至於卡,是想不到性以外的表達方法,直接消耗了兩星期半。性佔了文很重要的部分(在我心裡),很多位置用性去解釋反而更直接,無奈總是寫不出想要的,性只能在番外出現了。

 

繼續不介意催更,也要努力補回進度。希望下次就是終章(´;ω;`)

 

20180623 0255 零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