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燭青】 你眼中的(上)

-燭青

-這是男審本丸的光忠和青江

-能接受的請繼續



難得的天朗氣清,洗好的衣物在空中飄揚。光忠帶著大量資源從遠征歸來。來不及卸下護具武裝,就被一臉不滿的歌仙帶走。途中直到討論「如何將風雅和食材融合」他緊皺的眉頭才鬆開。走到廚房門前歌仙停下來讓開位置,示意光忠先進,他頓時理解為甚麼剛回來風塵僕僕的他會被帶走。

 

映入眼簾的是佈滿每個角落的白色粉末,地上一灘灘的雞蛋碎片,還有比刀裝失敗更黑的廚具。光忠看著歌仙扶額嘆息,感慨審神者的廚藝。

 

「不好意思,讓你一回來就急急忙忙。」

「歌仙君別在意,時間許可的話,我換套衣服就回來,這樣污糟邋遢這可不帥氣。」光忠無奈地擺手示意他真的沒事。

 

歌仙同意後,光忠以他最快的速度回去房間,看四周沒有任何人之後關上紙門,掏出遠征時買回來細長的粉色髮夾仔細地看有沒有損毀。換好內番服後將髮夾放進褲袋裡,回去廚房,走出轉角卻看到那抹墨綠色的身影,立即退後一步看著他。

 

「哦呀哦呀,這是主君的……」



光忠的後腦頭貼在牆上,盡量還耳朵和那人的距離縮短,但仍受到限制,只能聽到部分內容和衣服磨擦的聲音。

 

衣服磨擦?

 

他探頭偷看,見到的卻是歌仙低頭從後抱住那個人。良久那個人拍著歌仙的手,他放開手的同是,敲了他的頭。

 

目睹衝擊畫面的光忠,花點時間整理情緒後走近廚房,跟他們打招呼。他身旁的青江視察著廢……廚房。他們三刃開始著手清理案發現場,歌仙定下方案,他們兩個要做的是扔掉不能再用的廚具和食物,而他自己則再去拜託博多用萬屋網站購入新的送到本丸。他說完之後急忙地走到遠處的儲物櫃拿打掃工具,剩下光忠和青江在這裡。



光忠對青江的心情,一言難盡。



複雜的情感是由青江為他手入的那天開始,還是見到青江自己做烏冬那天開始,他只知道胸口裡埋藏的情緒,有一天比一天變得不一樣。他已經沒法從他身上移開目光。

 

兩人各自拿著黑色塑料袋,光忠收拾廚具,青江自然去收拾食物殘骸。被情感纏住的光忠,思量著如何開始第一句的對話。他偷偷地看青江一眼,只見他前髮蓋住右眼及右邊的臉。看不清表情,猜不透的情緒以及沉默的空間,空氣也變得沉重。

 

過於思考著青江的事卻沒注意到他正清理地上的碎片,他蹲下拾起勺子,但手夠不到,打算側身伸手去拾的他,扭頭就對上青江的唇。金色獨眼睜大,慢慢瞇成一條線。青江的舌頭挑開他的牙齒,入侵熟悉的口腔裡。光忠順勢吸吮著他的舌頭和掠奪口中僅餘的氧氣。張口吸取空氣的青江,不消一會又被光忠奪去。他故意發出支吾的聲音,光忠睜開眼看到他的眉皺成一團,收回舌頭再在他的唇落下蜻蜓點水的吻就離開他,生怕眼神會出賣他的情緒。

 

此時他回過神來,每次只有他倆的空間,誰都不說話一段時間,接吻和性事都會自然發生。第一次在公共空間接吻,比起刺激,更多的是胸口中的騷動。他打算喝水冷靜一下,連忙找個乾淨的杯子倒了廚房僅餘的不到兩口的清水仰頭就喝,只是整杯水剛到嘴裡就被拉了領子俯下身碰上青江那片留有自己溫度的唇,青江在光忠吞下水之前舌頭已探進他的口腔,帶有他溫度的水隨即轉移到他的口中。



「幫了很大的忙呢,謝謝。」

 

「青江君再這樣,明天還能出日戰嗎?」

 

「誰知道呢。」



青江再次低頭,前髮跟隨他的動作向前晃動。時間回彷彿回到歌仙離開的瞬間。光忠這次不再保持沉默,伸手撩起青江右邊的頭髮到耳後,低頭雙手捧住他的臉,注視著他一直掩藏的紅眸。



「要試一下嗎?青江君。」

 

「樂意至極,不過燭台切……你看看你的身後。」

 

光忠左眼一看,是拿著掃把當刀放出殺氣的歌仙,他咽了口水放開青江的臉,拿起放了焦黑廚具的袋子和收集了碎片的袋子出去扔掉。歌仙黑著臉看著青江遊刃有餘的表情,將清潔工具塞進他手中,開始清理白色粉末及詭異的液體。清潔工作在青江有意無意的語言挑逗中結束,廚房終於回復本來的模樣。

 

這天的廚當番是歌仙和宗三,宗三讓他們兩個去找審神者,防止他這時間進入廚房。路上他們又回到沉默,青江又是走他的左邊。再次看不清青江的光忠,抬手觸摸他的耳朵,撩起他的頭髮到耳後,撫上他的臉頰。青江的手搭上在臉頰的手,微微低頭揚起笑容對上他的眼。他被他在意的人看得不好意思起來,收起手掩住嘴,小聲嚷著「這樣一點也不帥氣。」而青江的笑容仍然留在臉上,絲毫沒有退減的意思。

 

他倆到達審神者的房間,看到另一個慘況,光忠整個人呆住了。幸虧青江說些有的沒的忽悠過去,成功阻止審神者。這個本丸的刀都渡過了一餐安穩的晚飯。

 

夜深,所有刀都睡著的時間。光忠溜到廚房處理掉審神者做的名為馬卡龍的甜點,再幫他重新做一份。過程中,他想的不是審神者的事,而是那抹墨綠色的身影。剛才在審神者的房間,也看不到他的臉,聽著他的說話也感覺不到任何情感。由他在本丸顯現至今,到底他在眼裡看到的是甚麼?

 

光忠抱著疑問完成甜點,他將馬卡龍放到盒子裡,用絲帶綁了一個拆了就難以綁回一模一樣的結,防止審神者打開。此時他被那個擾亂他內心的人從後抱著,他放下盒子握著在他胸前和腹前不安分的手。

 

「燭台切不是想看一下⋯⋯結果是怎樣嗎?」

 

「OK⋯⋯」

 

光忠別過頭再次吻上青江的唇。

 

TBC

 

小劇場/歌仙和青江的場合

青江:哦呀哦呀,這不是主君做的……

歌仙:不能說出來(從青江身後出現掩住他的嘴)

青江:歌仙你這……

歌仙:青江你說出來,這晚就讓主君做飯給你吃

青江:……

主:吃?你們想吃甚麼?我做給你們。(路過)

青江:哦呀,我們已經吃過了

主:失落.jpg

 

後記

你好,這裡零昀

深陷燭青不能脫坑已久,終於對他們出手了

這個本丸裡的燭台切是很後期才到,那時本丸大多數的刀已深受審神者的加害(←不是),他初來報再後立即被歌仙和藥研將他和審神者隔離,傳授各種烹飪書。而青江則是男審第一把鍛出的刀,歌仙是男審的十三把刀。這是為甚麼青江不驚訝男審做出生化武器的原因。男審是個沒辦法進入廚房的人,有機會的話也希望寫寫這個本丸的日常

本來一發完結,最後搞成上下兩篇,如果對這篇文的他們有興趣的話,歡迎催更!!

零昀 20180427 17:58

 

二改 20180501 16:49

修改到和新的一樣,舊版本太辣眼睛了。

後記裡的設定也改了

擦邊球更色唷(←閉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昀 的頭像
零昀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