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山崎中心】他所知道的



-山崎中心

-少量捏設定

-0206山崎退生賀2018



山崎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存在,他自己也深知這回事。在街上走,沒十個也有八個擁有這樣的臉的人存在。平凡就是這樣普遍,他每一天都過著普通而平凡的生活。



不過作為真選組的監察,他的「日常」和一般市民有點不一樣。他的工作需要高度專注和堅毅,而且不分大小節日,即使那天是他的生日也得陷進牛奶和紅豆包的無限地獄裡。偶然會陷入平凡的日常,每日打打羽毛球,幫土方和沖田做跑腿等等。除非土方有意無意地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比如現在,他正在專心擦球拍。



被嚇到的山崎並沒有發出聲音,他只是放輕手上動作,靜靜傾聽土方給他的任務。他沒來得及開口,土方就離開了。



這次的對象是他的好友,十番隊隊長的原田右之助。當時沒來得及開口問發生甚麼事,土方只留話原田最近很可疑,山崎並不相信他的好友會做出對真選組甚至國定不良的事情,但他仍接下工作。一般來說,這樣親密的關係應該會分發給另一位監察。據土方的說法,是其他的監察都有任務在身,只有他現在有空檔。那麼他只能硬著頭皮,監察原田的一舉一動。



原田既然是監察真選組裡的人,換句話說他不需要離開屯所工作。只是留在屯所工作的障礙會比平時大,他一邊打著羽毛球,一邊這樣想。他需要的和平時一樣和原田聊天和生活,還有就是適當的謹慎。



「山崎!你這小子!」土方回去自己的和室時剛好看到山崎在打羽毛球,二話不說立即叫停他。



「副、副長!」山崎下意識地逃跑。



一切就如從前,沒有變改。




逃跑中的山崎好像看到原田跟沖田一起,他擦擦雙眼,再看到就是向土方舉起大炮的沖田。已跑到廚房的他不意外地聽到大炮的巨響,他看向那冒起的煙的眼神裡滿是憧憬。要是其他人看到山崎,一定會說他的腦子壞了,居然看著煙也能出神。



可是對於山崎來說,那是這生都無法觸及的關係,他知道那是不容許外來的人加入的氛圍。山崎沒有覺得甚麼不好,就算只有遠望的位置,那就滿足。外面再沒有任何炮聲,才默默地從廚房溜出去,卻看到穿著隊服的原田向十番隊的隊員交頭接耳,一副準備出去的樣子,他連忙回去換上常穿的藍色和服跟上。



他不希望土方所說的是事實,若是事實,即使原田是親友,他也會向土方如實報告。這就是他一直遵循的監察之道。



原田去的是歌舞妓町,以山崎日常的觀察和對原田的認知,他是甚少去這裡,一般不用巡邏。山崎喝著牛奶跟原田走了大半天,走過大街也繞過小路,途中經過便利店時,山崎買了蛋黃醬和菸,免得回去後被他發現。他曾懷疑原田是不是已經發現他的監察,再而反監察,畢竟原田是個隊長。



黃昏,晚餐時間過去,他最終回到屯所。路上原田並沒有和任何人交流,也沒有打暗號或放下一些物品。山崎很希望那是真實,希望並不是騙過他的一種手法。



山崎等原田回去一會後,在外面吃掉一個紅豆包充飢才踏進屯所,他和平時一樣走回房間,只是途中繞路走到土方的和室先行報告。



「副長,我是山崎。」山崎單膝跪在紙門前,小聲說道。



「山崎嗎?進來吧。」土方淡淡回應他一聲。



山崎小聲地說了「打擾了」後拉開紙門,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白色的蛋糕,還有近藤、沖田、土方和原田。這震撼的畫面造成巨大的衝擊,他半開的口甚麼也說不出。原田第一個走近,把他拉起身,將一包全新的羽毛球塞進他手中。



「生日快樂,阿崎。還有抱歉,這是我的主意,蛋糕要花時間做嘛。」原田尷尬地撓頭。



「誒?所以這是……」



「嗯,是假的。」土方抽完菸對山崎說道。



山崎看著手上簇新的羽毛球,再看看為他的生日如此費心的好友,眼淚差點要從眼眶裡跑出來。他抬手擦擦眼睛,向他們鞠躬。



「謝謝你們!」山崎拿著羽毛球笑道。



他們五人辦了小小的生日會,應該是說酒會。出奇地沖田沒有在山崎切蛋糕是惡作劇,這令他感到十分不安。吃過蛋糕,也收下禮物,酒也喝得七七八八。原田和近藤送走了喝醉的沖田,只剩下被酒精影響而胡言亂語的山崎和抽著菸的土方。



「喂,阿崎,靠得太近了。」土方任由坐在他身旁的山崎貼近。



「土方先生……」山崎的頭靠著土方的肩膀,眼睛快瞇成條線。



「啊?」土方慢慢移動換個姿勢幫他躺下來。見山崎緊皺眉頭,拿來坐墊墊在他的頭下,似乎是感到十分舒適,他的睡相變得安穩。



「……生日快樂,辛苦了。」土方輕聲道。他注視著土崎,替他整理好頭髮,為他蓋上羽織,離開了和室。




>>>




脖子傳來鑽心的刺痛,他瞪大雙眼倒在他最珍視的副長他們的面前。山崎不願意死在他們面前,但願意為了他憧憬的他們而死。他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腦海裡卻閃出這段最寶貴的回憶。

 

 

『那全新的羽毛球,還想用用啊。』山崎已無法說出話,他在心裡默念。



山崎依然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存在,他深知自己是如此平凡,每一天都過著普通而平凡的生活。大戰當前,早已知道要結束了。

 

 

只是他沒想到那段曾拼命讓自己變得不再平凡的日子,跟他生命一樣,那麼快而短暫地結束。



END



後記

好久不見,新年第一發是山崎的生賀。

最後那裡,土方以為山崎睡著了聽不到,其實山崎是聽到的,不然不會回憶起喔。以及山崎以為觸不可及的關係,其實他一直也在,只是他覺得自己不在。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山崎,但希望這種「喜歡」不會讓自己蒙蔽雙眼,希望筆下的山崎仍是那個山崎。

 

最後,雖然遲到了,但還是祝你生日快樂,山崎。

 

零昀 20180209 03:5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荒郊野外的小樹屋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