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十一/豪吹】一個人的詛咒

-吹雪受傷後歸隊設定有
-戀人設定有
-豪炎寺的出場機會率為1%
-虎丸有
-甜度為零,請小心食用!

歸隊後,你一眼也沒看過我,你整天也只會對着虎丸。你認為我拖你後腿了?你覺得現在是後衛的我很沒有用,對不?

我看着眼前經理人們準備的晚飯嘆氣,真的沒有什麼心情去吃。但是…為了不讓他們擔心,只好裝作和平時一樣。

「吹雪前輩,飯菜有問題?」春奈無聲無色的突然走到我身旁。看來還是驚動了大家。

大家的聽到春奈的話後,目光都投向我,除外你。這時候,我只好撒謊,抱歉吶春奈「我在驚嘆原來這些也能煮得好好吃,以前在北海道也未曾吃過。」我微笑看着春奈。的確在北海道未吃過嘛,不算撒謊吧?

「這樣就好了!吹雪前輩要吃光啊。」春奈元氣滿滿的跟我說。我隨便的回答後,她就走了。我暗暗嘆氣,幸好反應得來回答。

你依然和虎丸笑談風生。

晚飯過後,大家都去洗澡了。我等到最後,才走出房間去洗澡。我拉開大浴室的門,裡面還有誰在?我安置好衣服後,再走進去。你也在啊…豪炎寺修也君。

這次沒有虎丸在,大家也不在。就只有你和我。

我快速地洗澡,再快速地換好衣服,打算快點離開這裡。不想再見到你,永遠。

「就這樣不想看到我?」我回頭看着跟我說話的你,你笑着。但是,我總覺得不是這樣簡單。


「吹雪,我要跟你分手。」


早就想到會這樣說,別以為我是傻的好不。心忍忍作痛,我看着你再微笑。「好啊,豪炎寺君。」好痛,誰可以把我的痛弄走?

我以平常的步速離開,我在回房間的路上,忍不住淚下眼淚。我咬緊牙關,決不要為他哭。

一切,也完了。

我注定是一個人?大家也離開我,孰也是這樣,父母也是這樣。

這……是詛咒?

-後續--虎丸眼角

「豪炎寺桑,不可以這樣傷害吹雪桑的。你不是很愛他嗎?」我皺着眉跟他說。

「為了令他不再在踢球時受傷。這樣做也沒有辦法。」他嚴肅地跟我說。

可是這個方法,絕對更令吹雪桑會受傷。心的傷比身體受傷更痛!

「我昨天才見到吹雪桑哭了。豪炎寺桑,要令他專注也有其他方法的吧。」我嘆氣。

我知道豪炎寺桑的用心,可是要吹雪桑知道才可以吧?他什麼也不知,然後一歸隊就被這樣對待一定不好受吧?

豪炎寺桑的待人方式真是獨特。

-THE END-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