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十一GO/豪吹】密室逃脫

-架空設定有
-OOC有 QAQ

被關在郊外某屋子內的吹雪和豪炎寺,在屋子內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現在是晚上,夜靜人深,人們都是在睡覺,除了他倆外。豪炎寺知道現在大家都不可能有心情去想辦法離開,所以正想和吹雪說話之際。沈默已久的吹雪終於願意開口說話了,可是卻不是說一些鼓勵或者關心的說話 。

「我……不應和你一起,對不?」吹雪的目光放空,身體微微的抖着說道。想不到從虎丸把他們關起來到現在的這一段短暫的時間,吹雪所得出的結論竟然是「和豪炎寺君一起是錯的」吹雪就這樣被虎丸簡單的一句話擊敗了?還是因為他覺得被關進來是他的錯呢?

聽到這樣消沈的說話從吹雪口中說出的豪炎寺,心能好過嗎?他艱難地從喉嚨發出簡單的音節,叫出戀人的名字「吹雪……」豪炎寺想着以前一起的時間,再想着他們的愛情。難道都比不上這一次小小的經歷,比不上虎丸的話,比不上一起的快樂時光嗎?豪炎寺看到這樣氣餒的吹雪,第一次感到無助。

「豪炎寺君不需要我了。」吹雪他的這句話似曾相識。豪炎寺則微微歪頭思考到底是什麼時候聽過相似的話呢?

「我答應過你要一起走下去。」豪炎寺的眼對上吹雪的眼睛,他的眼神嚴厲中帶有一絲溫柔、歉疚。他伸出雙手並搭在吹雪的肩上,希望直此能令吹雪不再消沈下去。

吹雪別過頭,不敢正視豪炎寺。是心虛?是不想面對?是憂傷?不知道。他們維持着現狀,誰沒有再說話。難道豪炎寺……要放棄吹雪嗎?

「吹雪,對不起。沒有處理好和虎丸的關係。」語畢,豪炎寺似是氣餒的放下搭在吹雪肩上的手,眼睛也不再正視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地下,彷彿有說不出的憂傷。

沈默一度繼續維持下去,情況看來並不樂觀。

「對…對不起,我…也太消沈了。不過我絕無責怪你的意思!」吹雪說道,就一開始微弱的音量轉為最後的激動。是怕豪炎寺生氣他嗎?不過吹雪如此消沈也難怪的,誰叫虎丸說出這樣的話。

「不要放開我的手,我們一起走下去」豪炎寺聽到吹雪,頓感安心。他走近吹雪,牽起他的右手,牢牢的握住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手。手與手不到一會互相傳來溫暖,就好像互相為對方加油。

「嗯!啊哈…」吹雪憂鬱的臉上放晴了,勾起不能再甜再開心的笑容。現在已經很夜了,他也忍不住甩開豪炎寺的手去覆蓋正因打哈欠而將開的是。

豪炎寺見狀,立刻抓回他差不多伸到嘴巴前的手,然後要輕輕吻了他。吹雪的臉當然因此出現一陣微微的紅暈。

「打哈欠也不能放開我的手。覆蓋嘴巴的話,像剛剛這樣就可以了。」豪炎寺微笑,放下心頭重石,看着笑得燦爛的吹雪。

在屋內的微型攝錄機,轉向豪炎寺和吹雪的方向。

「可惡!」某個人向着眼前的電腦熒幕怒吼。

-TBC-

,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