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土山土】一年前
 
-土山土/土退土
-設定在後記
 
 
 
一年前
 
 
 
一年前開始,山崎已感受到背後熾熱的視線。雖然他覺得他只是個有名字的路人,被人注目不會發生在他身上。但是監察時被人揭穿他身份,而進行反監察的可能性很高。
 
 
 
 
 
他,只能獨自一人解決。
 
 
 
 
 
這一年間,他的工作越來越少。那視線卻沒因工作量減少而消失,反而越來越強烈。 打羽球也無法舒緩過於繃緊的神經,他沒因此放棄打羽球,也沒有感到一絲不安。他的心,比平靜的湖面更靜謐。
 
 
打羽球時,他不再穿起那學園的隊服,但穿起不透氣的真選組制服去練習。那時開始,他每天就是在屯所的同一位置練習。他將四周的空氣都深深地吸進有限的肺部,用盡全力。在那一瞬間,視線又出現在他的背後。
 
 
 
 
 
全都是一年前開始出現變化。
 
 
 
 
 
他知道揮拍的姿勢,合身的制服會令他露出腰部。可是,他只想穿著這被給予的制服打羽球。他理解制服給他安全感的原因,但他已無法自拔。早已沉溺在裡面,即使因制服令他出現皮膚敏感,他已不願脫下。
 
 
 
 
 
已經沒人再阻止他荒唐的行為。
 
 
 
 
 
山崎走到已塵封一年的和室前,手不自覺地搭上紙門的門框。他閉上雙眸卻發現,原來以前種種的鬧劇,今天竟成最後的回憶。原來微笑,可以這麼困難。心中的湖開始泛起了漣漪,湖水瀟脫地離開湖之中,就如被困的獅子從獲自由。
 
 
被釋放的感情幻化成沉重的枷鎖,他背上的枷鎖,在一年前開始變得更沉重。無人知曉的苦,只能獨自細味這苦中的甘甜。然而,有人打破這了靜謐的空間。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比他高大的身影,那身影逐漸放大,直到抱住他為止。
 
 
 
 
「山崎……山崎。」那人發出的幾個音節,已經令山崎再也不能維持冷靜。
 
 
 
 
 
唯一的理智線被人剪斷了。
 
 
 
 
 
山崎強行轉身,一手勾住對方的頸,一手按著對方的頭與他接吻。山崎的舌頭挑開對方毫無防範的牙齒,他迫使對方與他的舌頭交纏。接吻間,他張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樣貌和……緊鎖的眉頭。山崎打開了和室的門,進入了這沉重的空間。
 
 
山崎跌坐在對方的懷裡,懷裡的味道依然存在,那一陣煙草撲鼻而來,整個人陷進了這個人之中。他跨坐在對方身上,繼續剛才的接吻。
 
 
 
 
 
「喂,山崎……」「這次就讓我來吧……好嗎?」
 
 
 
 
 
事後,山崎看著熟睡的對方。對方的樣貌沒有改變,就如一年前一樣。山崎小心翼翼地玩弄著對方的髮絲,一切就像那個味覺白痴一樣。
 
 
山崎整理對方的衣服時,多張他打羽球時的照片掉出來。原來監察的人是眼前人,原來來他也對自己感到興趣。山崎確實愛著眼前的人。
 
 
只是再也不可能說出「歡迎回來,副長。」
 
 
END
 
20150730 00:00 零昀
1000字或以上
 
記在最後:
 
本來是HE和肉的文,又被的改成be了。
是強行改成be了。
在寫到完結之際,覺得感覺不對就整篇改掉。
這篇和以前寫過的●教那篇抽煙感覺很像,
只是那篇最後he了。
不知大家有沒有看懂……
這篇是宅十四設定,他叫山崎時的遲疑是出於他想叫山崎做「山崎氏」。
整個設定是一年前土方變成宅十四後,沒辦法奪回身體而將自己藏在屯所內,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山崎工作減少就是因沒了副長。
感覺好像還未到位……
嘛,謝謝食用
 
, , ,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