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土山】黃色羽毛球
 
-土山/土退/山崎中心
-甜度需自行測量
-與旅遊相關
-忍者山崎設定
 
土山/山崎中心-如大海撈針一樣
 
<1>
 
 
山崎擅自離開了真選組。
 
 
事實上是山崎的請假通知書像他一樣存在感太低,而導致在真選組鬧出「山崎失蹤了」這個虛假的訊息。他的上司——土方十四郎將山崎的請假通知書當成廢紙放到碎紙機中,之後在山崎回來清理時才發現也是後話。不過土方對於山崎會去了哪裡完全沒有任何想法。他只是知道,只要山崎有意藏起自己,誰也不可能找到他的這個事實。
 
 
土方在集會中並沒有提起山崎失蹤了的這件事,即使提起了,隊員也不可能想起山崎他去了哪裡。儘管是土方在主持集會,但他的思緒早已飄到屯所外的地方,在腦海中一個一個地方去搜索著山崎的身影。他將這天的事件都交代後,便急不及待地離開。
 
 
「啊……阿崎,記得帶回來。」沖田在土方與他擦身而過時對手提電話另一面的對方說道。
 
 
「喂,總悟。你在跟山崎通電話嗎?」土方回頭走到的跟前問道。
 
 
「啊,土方先生在意山崎嗎?」沖田直視著土方,之後繼續向前走。
 
 
 
 
「太遲了,土方。」
 
 
 
 
土方細味著這句話的意思。雖然他是真選組的大腦,但他已經無法冷靜下來。感情開始侵蝕他的大腦每一部分,他只能想到的是山崎可能永遠也不回來。最近山崎沒有監察工作,土方在想是不是沒有工作令他沒有安全感而導致他有「離家出走」的決定。
 
 
完成手上的工作後,他離開屯所。他走到再熟悉不過的歌舞妓町街,走到昔日山崎常去的河邊的羽毛球場。無論甚麼時候也要手持羽毛球拍的他,在這裡一定揮灑了大量青春的汗水。青●學園的人依舊練習,沒了山崎也毫不在意地練習,彷彿山崎退這個人從來沒出現過似的。即使沒有山崎,也不會影響練習進度。
 
 
 
山崎退,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
 
 
 
土方只記得他是個忍者,最喜歡是打羽毛球,而監察報告像是小學生作文一樣。腦海中能搜索出的事,真是寥寥可數。他的直屬監察,由真選組成立至今,一直伴他左右。到現在他離開自己身邊的時候,才發現他並不瞭解山崎這個人。
 
 
那麼,他為甚麼會擔心一個自己不瞭解的人呢?不過土方並不在意自己是否瞭解山崎,只是想快點找到他。
 
 
土方點燃了一根煙,那根煙在食指與中指的指間之中慢慢流逝。 煙霧隨意地朝着天空的方向離開指間,去到一個再也看不到的某個地方。土方只是靜靜地看著煙霧的離開,一口也沒有抽。在煙燙到手指時,才意識到煙已經燃盡。
 
 
 
「可惡。」土方焦躁地扔下手上的煙頭,繼續踏上找尋山崎的道路。
 
 
*
 
 
山崎只是一直向前走,並沒有理會他到底去了哪裡。毫無規劃的旅程,卻讓他再次看到大自然之美。留在真選組工作的日子,幾乎無法騰出時間到處遊走。他想起他作為忍者活躍的時期,他遊歷四方,該看和不該看的都看了。現在為真選組工作,則變成了庸碌的上班族,不分晝夜工作。
 
 
不過生活如此安穩,也是多得真選組。有時候平凡,也是一種妄想。從那次忍者任務後,他就退下來。他已經不想再失去甚麼,這或許是他的膽怯,或許是他的自私。儘管在真選組裡面他的存在感幾乎零,不過他也為這件小事開心了一段時間。因為就算他離開了,也沒有誰會擔心和難過,可以靜靜地獨自離去。
 
 
山崎看著一望無際的海,旅程也到此為止。不過在回去之前要買手信給原田他們,原田他們還拜託了沖田威脅一定要買來。因為山崎在出發前一臉不願意,原田怕他只記得吃喝玩樂,於是拜託了沖田。
 
 
他回到城市的地區,買了一些當地名產,他覺得食物會比其他都要好。他走過一間精品店,看到有羽毛球的吊飾後就回頭走進去。原來這裡不止是羽毛球吊飾,基本上吊飾是你想到就會有。如果真的沒有想要的款式,更可以向店長即時訂造。
 
 
良久,山崎決定買下一個黃色的羽毛球吊飾。他離開店舖後,算一算他離開了真選組的日子,才發現他用多了幾天。現在的他還在外面遊走,已經是擅離職守。他只好趕回去,再想辦法向土方請罪道歉。
 
 
 
*
 
 
山崎已經不在真選組一個月。
 
 
剛開始的時候,誰也沒有察覺山崎離開了。但已經一個月了,真選組的隊員沒有絲毫在意和擔心,就連與山崎比較親密的原田也是這樣。土方不得不承認,山崎有機會和煙霧一樣,在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不在。
 
 
只是一個山崎退,為甚麼可以擾亂他的生活,改變他的節奏?
 
 
難道自己對山崎抱有其他的感情?土方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不是對下屬的感情,也不是對朋友的感情。但卻為這個人擔心,甚至是——不想他離開自己身邊。這感情就像以前對三葉的感情一樣,可是他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看來土方只能在山崎回來之前,將這感情……處理好。
 
 
屯所大廳突然傳來吵鬧聲,土方只見以原田為首的人群向大廳的方向奔跑。土方忍耐不住,正想痛罵他們不守局中法規的時候,下一秒映入眼簾的卻是山崎的身影。
 
 
「對不起,副長!明明請了一個月假,我卻遲了幾天回來。」山崎一看到土方就下跪道歉。
 
 
土方在看到山崎的瞬間沒有滿肚怒火,只有失而復得的感覺。本來打算處理好這感情再面對山崎的土方,一聲責罵也不能說出來,整個人僵在原地數秒。
 
 
「副……副長,為甚麼我的請假通知書變成了碎紙?」山崎在土方準備扔掉的垃圾中的表面看到自己的請假通知書,他一臉無奈地看著副長。
 
 
「副長?」
 
 
「山崎!你擅離職守數天,懲罰是一直留在我的身邊。做不到的話給我去切腹!」土方話氣並不嚴厲,反而多出一份柔和。
 
 
「誒……是,副長。」山崎覺得自己本來一直也在土方的身邊,就算他不這樣說,山崎也會一直在某個遠遠的地方留在他的身邊。
 
 
 
或許這又是他的膽怯。
 
 
 
山崎褲袋中的手機震動著,他在土方面前拿出扣住黃色羽毛球吊飾的手機,查看短訊。山崎從大廳溜出來已經被原田發現了,他還在短訊中提及手信數量不足。土方只看到那純白的羽毛球不見了,現在這黃色的羽毛球就像是代表甚麼。
 
 
「副長,我先去大——」「那黃色的羽毛球吊飾是怎麼一回事?」土方打斷了山崎的話,現在的土方無法不在意山崎的一切。
 
 
「啊?這個……不覺得很像蛋黃醬的顏色嗎?」語畢,山崎走去大廳,只留土方一人在原地上。
 
 
土方伸出右手掩著自己的臉,想不到那個山崎比自己更主動。而且,他更想不到自己像羽毛球一樣擊中了山崎的心。他走上前抓著山崎的手,拉他轉身過來看著自己。
 
 
「我喜歡蛋黃醬、喜歡蛋黃靈,更喜歡這樣的你。」土方直視著山崎。
 
 
被土方拉著的山崎,彷彿這輩子也要看著土方的背影一直走下去。
 
 
走到連煙霧也去不到的某個地方。
 
 
END
 
後記:
這次文章的連貫性比起之前兩篇的低。
因為要強行將旅遊元素加進去w
而且感覺寫得很混亂……
寫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完結,
所以結局來得比較突然……
大概以後也不接觸旅遊題材了(掩面)
總是抓不住那感覺。
謝謝食用www
 
20150705 1726 零昀
,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