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土山】間接接吻

-土山/土退
-和小咪一起玩的互相命題寫作之一
-電影工作人員的設定→詳情見圖
-微甜?總之不是BE和虐

土山/土退 - 間接接吻


「今天到此為止。」導演站起來跟各工作人員說道,隨後氣沖沖地走了。


其他工作人員在導演一聲令下後,紛紛收拾片場上的物品。他們匆匆忙忙地向出口的方向走,就只有山崎站在原地,低頭看着手上的場記表。他反覆地翻看着,仔細地嘴嚼導演和攝影指導留下來的意見。他們的意見都是覺得佈景不夠好,因此得不見想要的效果。

山崎望向美術指導那邊,他正在指示那搭建工去改良一下現有的佈置和燈光。雖然是佈景有問題而導致今天拍攝不順利,但拍攝進度還好,不然之後演員們就辛苦了。美術指導剛與他擦身而過,整個片場就在這瞬間剩下他和一名搭建工。他將手上的紅豆包一口氣吃掉之後,就鼓起勇氣走過去。


「土方先生,你不先去吃飯嗎?」此時山崎已經站在土方的身旁。


「不,我設置完燈具就可以走了。」土方慣性地舉起右手,做出抽菸的動作。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嘴唇前夾不到菸,才發現原來沒有抽菸。手因而停滯在半空中,隨後他急躁地撓撓頭。「場記表不是要整理嗎?快點回去吧。」他伸出右手摸摸山崎的頭,然後就埋首工作。


山崎被土方的舉動嚇一跳,他的上身立即靠後。只是土方並沒有注意到而已,就像他沒有注意到山崎小心翼翼隱藏的心意一樣。不過他也因而鬆一口氣,在這份感情暴露之前,他們還可以站在相同的位置。



這刻,他為自己薄弱的存在感而高興。



「是。那麼我先走了,辛苦了!」山崎向埋首工作的土方說道。


離開片場後,在空無一人的街上行走。突然想起甚麼的他,走到便利店大手購入紅豆包和牛奶。店員以奇怪的目光,目送離開這提着滿滿的紅豆包和牛奶的男性。他不是喜歡紅豆包和牛奶,只是場記之神喜歡而已,是給他的貢品。他希望場記之神可以保佑他順利完成一份詳細的場記表,所以他在拍攝完成前都不會進食其他食物。

不過剛被喜歡的人摸頭的他,心裡開心得可以永遠只吃紅豆包和牛奶。一想到被那個人摸過他的頭,臉上自然而然地勾起一道漂亮的弧度。儘管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仍然高興得心花怒放。他不曾在意別人忘記他,只要那個人還忘記他就沒有所謂了。

不知不覺間,他回到如北極般冰冷的公寓,單調的家具和牆身令這房屋顯得格冷清。


「我回來了。」他向一人公寓強行勾出一道微笑。


他放下手上滿載食物的袋,馬上拿出場記表和其他資料,立即整理場記表,不然明天就不知道要補回甚麼鏡。在他埋頭苦幹之際,他又想起那個人。紙上頓時多了「土方先生」這幾個字,待他發現時紙早已寫滿了。滿滿的土方充斥着山崎的大腦,比紙上那些字還要多出幾百,甚至幾千倍。山崎只好將紙收起,放在無人知曉的地方。

因今天導演提早離去,所以他的場記表比平時快整理完成。他再重複確認一次,然後用便利貼再明天要用的地方貼好。


「呼……」山崎嘆息。


這天似乎要結束了。


『叮噹。』


『是誰那麼夜還來找我』山崎心想。他向門口邁出大步,想也沒想就直接打開大門。


「山崎!」那人對着他大吼。


「是?土方先生!你醉了,請先進來吧。」山崎沒辦法讓山方在街上繼續流連,只好讓他先進入。


山崎扶着拿住一大袋啤酒的土方,走到客廳中的沙發,讓他先躺在這裡。而他手上的啤酒怎樣也拿不走,只好繼續讓他拿著。山崎安置好土方後,他站起來想去廚房拿出解酒茶。誰知土方伸出一隻手,握緊山崎的手腕。


「土方先生,我只是去拿解酒——」「喂,阿崎,一起喝。」土方望望懷裡的酒後,直視著山崎。


「好吧。」山崎被直視得心跳加速,土方那聲「阿崎」已經令他從根本上無法拒絕。山崎心想:『臉……沒有紅吧?沒有紅吧?不過我存在感那麼薄弱,他一定看不見的。』


山方坐起來,拿起一罐啤酒,然後右手食指熟練地拉起罐上的小環。他不知不覺地在山崎在將餘下的啤酒放在沙發前的小茶桌上時,喝了幾口。土方望向山崎,山崎的嘴唇微微眨動,一邊放啤酒,一邊數着啤酒的數量。


「給我喝。」土方拉過山崎,讓他坐在自己的身旁,再拿起他那罐啤酒讓山崎喝。


山崎毫不猶豫地就喝了土方的啤酒,之後才發現那罐啤酒的重量有異樣。他望向在他左邊的土方,心想他也醉了,就湊近仔細看著土方濕潤的嘴唇。



間接接吻了。

山崎在想到這五個字後,整個人呆住了。



誰會想到竟然有機會可以與暗戀對象間接接吻,然後那個時機又來得這麼突然。山崎早已決定一直和土方維持距離,在他身後的地方注視着他,默默地用這方式愛着他。可是土方卻又……再次擾亂山崎堅決的心。



土方扣起他的下巴,吻上同樣濕潤的嘴唇。



土方放開山崎,再次拿起他那罐啤酒來喝。山崎在驚嚇中失去了初吻,被深愛的人奪走了他的雙唇。


「土方先生,你醉了。」山崎給了自己一個藉口,給了土方一個解釋。



這樣,就能維持那距離和關係。



「是你從一開始就說我醉了。我的身上有那麼大的酒味嗎?」土方挑眉直視着他。


「沒……沒有,但是——」「少在一旁自說自話,聽我說!」土方抓住山崎的雙膀,讓他看着自己。



得快點逃走,在被發現前一定要——



「我從高中開始已經留意你。我對你的感情,不會少於你對我的感情。」土方面不改容地說道。


「土方先生,你醉了………吧?是跟誰告白把我認錯了?還是記錯了我是誰?」山崎低着頭說。山崎一直給他幾個藉口,只要他認了,那麼他們還能在同一位置,看同一景色。不然之後……

該怎樣再面對你?


土方雙手捧住山崎的頭,不讓他隨便地逃避自己的目光。土方再次吻上他的嘴唇,像是蓋章般輕輕地一碰即離。之後,山崎感受到的是無比認真的注視。


「喂,阿崎,山崎退。明白了沒有?」


「所以,別再距離我那麼遠。一直留在我的視線範圍裡面,做不到就……」


土方一捧着山崎的頭,一手握緊山崎冰冷的手,再次吻上他的雙唇。然後土方的頭埋在山崎左肩,他稍微抬頭,在他的耳邊跟他說


「吻到你明白為止。」


山崎的臉早已滾燙得發紅,他不知道該以怎樣的表情去面前他。心,竟然亂得讓停止思考。心思如此細密的他,竟然也有這一天。他的頭順勢靠着土方的頸側,閉上雙眼。



土方抱着了山崎,露出勝利的表情。



自此之後,土方經常來到山崎的公寓留宿。山崎第一次覺得這裡有「家」的感覺,平時都是像北極一樣。可是現在已經改變了,這個家,有重要的人存在。而這人,將會一直存在,直至土方離開為止。

這個想法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這他的腦海之中,甚至曾經無意中告訴了土方。但是他到現在也無法相信他們在一起的這個事實……


「阿崎,你這家伙又在想那個!」土方拉過山崎,在吻上之前,山崎用伴他左右的場記表擋住了。然後……



山崎他自己親上去。



土方立即露出驚訝的表情,可卻不改山崎做主動的這個事實。土方牽起他的手,將他帶到自己的旁邊。就像一般普通平凡的戀人一樣,在普通平凡的家裡,做普通平凡的無聊事。

END

字數:2600-2700之間

-土方:Rigger 搭建工
-山崎:Script Supervisor 劇本監製(場記


後記:

特意放在說的,他們的職位。
這次第一次玩互相命題www感覺良好
也是字數第一次在肉文以外是超過1500-1700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這設定呢?是在決定互相命題寫文的時候找到的w
這設定是在永遠的萬事屋劇場版的展示板(?)出現的。
感覺很好,所以之後有機會也會繼續沿用
好啦,回到主題。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劇情突然過快
如果能感受到山崎的感覺就好了w

剛剛手太快,直接將整篇刪去QAQ
可好救回來,不然就算了

零昀 20150611 00:58

,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