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土山】監察報告
 
-土山/土退
-BE/微虐心?
-部分可能略OOC
 
土山 - 監察報告
 
 
那個近數十日不眠不休地進行工作的人,頂着一雙明顯的黑眼圈,就算雙眼已看不清自己在紙上寫的是紅豆包還是報告。他的手,在報告完成前也絕不會停下。
 
 
這是他的堅持。
 
 
為了及早提交報告給土方,就算天要塌下來,報告也要完成。儘管一次也沒有成功過就是了。常伴左右的紅豆包和牛奶,也只是作為信徒般獻給監察之神的貢品。
 
這次的監察也是以失敗告終,雖然土方告訴山崎他們有抓到一些餘黨,但是那種失敗的苦澀一直在山崎心中散開。他想起那滋味,頓時睡意全消,繼續手上的文書工作。
 
「好,完成了。快點交給副長,然後去和隊友練習羽毛球。」山崎似乎已忘卻身體的疲倦,只記得下星期的的比賽。
 
 
這,似乎只是藉口而已。
讓自己更早見到土方的藉口而已。
 
 
山崎是個心思過於細膩的人,對於微乎其微的生活細節也會記得,或許這是作為監察的一點不起眼的天份吧?他急步在走廊上走往土方的和室,這時候他應該在和室裡面。
 
「失禮了,我是山崎。」山崎恭敬地說。
 
「進來。」裡面的人隨便地說。
 
「副長,之前的監察報告寫好了。」
 
和室中的佈置和平常一樣,只是今天在桌上的紙,比平時多了。山崎將報告交給副長,他感覺到土方比平時更忙了。因為直至他接過報告前,土方也沒有放下手上的筆。
 
土方迅速地閱讀報告,讀完後他的眉頭皺得可以夾住一根筷子。真相,只有一個!
 
「山崎!你是小學生嗎?每次報告都是小學生作文,重做。」土方把報告退回給他。
 
「是,副長。」山崎認命般接回報告。
 
「……」和室突然一陣沉默。
 
「啊啊,多得副長又無法去練羽毛球了。」山崎無意識地說溜嘴。
 
「山崎!你今日交不到報告就死定了。」土方向他大吼,已經站起來要拔刀。
 
「啊!副、副長,我我我去寫報告了。失禮了!」他連忙離開和室。
 
那沉默帶來的違和感,早已觸動了山崎敏感的神經。
 
沒有了平常向山崎下達買蛋黃醬的命令,只剩下重複着一成不變的句式、對話,
 
 
以及距離。
 
 
**
 
山崎回到宿舍後,他坐在桌前,看着再次回來的報告。
 
 
到底怎樣副長才會滿意呢?
 
 
山崎這樣想着。不管他怎樣想,也得不出答案。即使是原因,也是——不,似乎只有這唯一的解釋了。
 
 
他對土方的那份心情。
 
 
察覺到這份「心情」,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呢?大概是成為他直屬監察的時候開始。他發現不知甚麼時候開始,他看着土方時似乎帶有其他不知名的「心情」。
 
不過他一直也將這個「原因」拋諸腦後,因為一直想這複雜的問題,就只會得出一份寫滿「副長」報告。他拿起報告看了數遍,他認為這份報告已經不錯。報告的內容齊全,監察對象的異常行為皆有詳細描述。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明明是為了副長而去寫的。」
 
 
嗯?哪裡不對了?這個想法……影響了自己?他應該是為了真選組才去以性命換取情報,到底是何時……這份「心情」變質了?
 
他的心思再次回到報告上,頓時發現報告上原來真的有很多冗文。
 
小學生的作文……嗎?
 
他心一沉,彷彿決定了甚麼的,將這份報告揉成紙團,隨意地拋到一旁。拿出新的白紙,重新再寫下他的報告。
 
**
 
傍晚,他再次走到土方的和室。
 
「失禮了,我是山崎。」他跪坐在拉門前,等候請示。
 
「進來。」依舊短而強勢的命令句。
 
「副長,報告重新寫好了。」他已經坐在土方前面,遞上面目全非的報告。
 
土方接過報告,隨即打開細閱。他有點驚訝地微微睜大雙眼,報告已經不是小學生作文的程度,而是一份像是專業組織經過多月調查而寫成的報告。
 
「山崎,做得好。不是小學生作文,要做還是做得到。」土方贊賞這次山崎的報告比以前做得好,甚至認為他終於小學畢業,成為了獨當一面的博士。
 
「謝謝副長!」山崎勾起一個微笑。
 
「沒事了,出去吧。」土方再次低頭於工作中。
 
「是,副長。失禮了!」他離開了和室。
 
**
 
「今天會議結束。」土方一聲令下,其他隊員像解放似的迅間離開大廳。
 
「近藤先生,最近阿崎好像換了個人一樣。是土方讓他吃狗食導致人格崩壞的錯吧?」沖田在近藤旁邊跟他說。
 
「誰說是我導致他人格崩壞?還是狗食是甚麼啊!想死嗎?」語畢,土方吸了口煙。
 
「阿崎他覺得沒問題就可以了。總悟、十四,你們一人少一句。」近藤看着每日重演的情況已習以為常。
 
「阿崎真是——苦呢,有土方這樣的上司。」總悟離開大廳前自顧自地說道。
 
「有空也關心下阿崎,別老是叫讓他做跑腳。」近藤也離開了大廳。
 
大廳只剩下土方,在一塊不起眼的羽毛球拍在一個角落。
 
土方想着大概就只有山崎會這樣做,就只有他一人會這樣做。他突然期待着山崎回來大廳,取回他的球拍。最近太忙,也沒有怎讓他去買蛋黃醬,不過冰箱裡的蛋黃醬一直有充足存貨,所以沒有注意到。但,少了和他交流就是了。他會不會胡思亂想?
 
土方對於他竟然會在意山崎感到莫名的煩躁,他又再抽了口煙,深深地,像要將大廳的空氣全到吸進他身體內般,抽着那細小的菸。
 
回過神來,看到土崎攝手攝腳地溜進來,拿回他的球拍。
 
「喂,山崎!最近……你沒事吧?」土方不習慣地將他那份粗魯壓下。想着要聽從近藤,關心一下山崎。
 
「啊……副長,我沒有事。沒有事的話我就出去了,失禮了。」山崎試圖利用自己的身體掩護球拍,然後直接溜出去了。
 
土方沒有如以往般叫住山崎或是叫他切腹,只是感到一絲失落。土方似乎覺得已經失去了在山崎心中本來的位置,甚至是覺得失去了山崎退這個人。但是對於山崎來說,這份變質的「心情」,就像那揉成一團的監察報告,
 
 
早已被拋在一旁,或是更遠的位置。
 
 
END
 
 
後記:
第一篇的銀魂同人文,
獻給一直為真選組付出的山崎。
 
進入和室前要說失禮了,所以加上了。應該是這樣的吧?
 
本來已經很久沒寫文,但紅豆包中毒過於激動,腦海中全是這文的初稿。
 
真選組的四人,尤其是局長,應該崩得很嚴重吧?漫畫還未補完,只先看了動畫。
 
其實中間已經看出結局吧?
從山崎發現那份心情變質,到將本來的報告揉成紙團,這裡有點隱約告訴大家他將自己感情抹殺。
 
文中感情線很難看出來吧?山崎不理解那份是感情而不是心情,所以寫了心情。
 
謝謝食用 ٩(๑>∀<๑)۶
, , , , ,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