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歌唱練習 [下](懺琉軒X葉稀)

*番外篇,與劇情無關
*預告未來劇情:翔翼雙子已加入No.10

上篇

歌唱練習[下]


緊握住麥克風的手在發抖,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只是承受不了而已。

果然……

***

那一夜,葉稀並沒有忘記,反而深深地刻在他的腦海中。但時日已過,隨着店務蒸蒸日上,葉稀的歌唱技巧也因而漸趨成熟。晚上更有部分客人為了聽他唱歌而來,生意亦蒸蒸日上。不過這一天,葉稀熟練地在舞台中佈置。或許只有這天是特別的,興祝成立一週年。

大家也為了這天準備了表演,雖然那個表演可以不參加,但是這麼特別的一天,大家的情緒都比平時高昂——除了懺琉軒。要不是織拉着他,他也不會參加。表演的時間就在晚上八點,當然這天也是正常營業。

***

「小稀,你會表演甚麼?」緒在房間裡坐在葉稀身旁問他。

「到時候緒就知道。」葉稀笑着他說。

「不要緊啦,小稀就告訴我吧!」緒難得堅持地想要知道答案。

「那就是……」葉稀凑近緒,左手和身體都貼近了緒,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祕密。」

「小……小稀好狡猾!啊,我要出去了,晚上見。」語畢,緒帶着背包出去了。而懺琉軒則是在房間裡看着剛剛發生的一切。

『只有對着其他人才會有的自然和正常,到底我在你心裡面算是甚麼?』

懺琉軒雖然帶耳機,但是沒有開啟。裝出一副甚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可是他全都看見了聽到了。為甚麼葉稀只對他是如此充滿敵意和恐懼,而對着其他人卻是另一副樣子?難道他對於葉稀來說是如此的討厭?

「琉軒會表演甚麼?」葉稀在擦拭薩克斯風的時候,突然抬頭看着懺琉軒問道。

「你也會想知道嗎?」懺琉軒脫下耳機,看着視線從他身上移開的葉稀。

「就是想知道才問!算了,我上天台練習。」葉稀拿着薩克斯風和他的手提箱,離開房間。

房間又再次陷入死寂。

『他會唱出以前跟他練習的歌嗎?』

***

「果然還是吹薩克斯風好,好想去街頭表演!」葉稀在天台上吹完薩克斯風後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

可是每次來到這裡,就會想起他。那次的他依舊冷酷,可是在某一剎那卻又如此溫柔。葉稀一想到這,就開始有點失落。他放開扶在薩克斯風上的手,抬頭看着灰藍色的天。

『為甚麼只是這樣對我?我……很討厭嗎?』

他盯着灰藍色的天空,閉上雙眼。彷彿在感受甚麼似的,可是誰又會知道?天上的積雲吹不散,正如葉稀心中的疑問一樣。

「你的電話。」懺琉軒站在他身後,在他的身邊低語。葉稀他閉上眼時,就到來天台上。他的電話不斷有訊息發過來,覺得煩擾着自己便帶過來了。

「哇呀!琉軒你、你為甚麼突然在這裡?」葉稀嚇倒的反應不出所預,他轉身看懺琉軒。

「電話,你的電話和你一樣太吵了。」他拿出電話給葉稀。

「謝謝啦。」出乎意料地沒有頂嘴,他低頭只是打開電話查閱訊息。

懺琉軒也不說甚麼,轉身就走。這裡已經不是他們的回憶了。現在的葉稀,有空就用手機。大概是哪個重要的人在找他吧?

「琉軒,我……喜歡啊。喜歡唱歌,可是放不下薩克斯風。今、今晚要看着我呢!」葉稀在琉軒剛離開後大叫,他低頭按着薩克斯風的鍵說:「他……聽不到吧?難得完成了。」

懺琉軒站在天台的門後,全都聽到了。他微微勾起笑容,回到房間準備一下今晚的事。

***

晚上,大家也施展混身解數,吸引大家目光。據說店長和副店長商量後,決定表現最好的人可以有獎金。大家頓時變得更加賣力,為了那份豐厚的獎金。而最後表演的人是葉稀,他還是猶豫要唱歌還是吹薩克斯風。

「阿稀,是要唱歌?那我拿去了,待會加油。」伊望看到葉稀拿着光碟呆在一側,就好心地幫他一把。在葉稀走到台上的時候才發現台上有麥克風的支架,他是要唱歌。

「我是葉稀,接下來的歌,送給你。」葉稀環顧四周,看到懺琉軒正和緒喝酒聊天,聽到葉稀說話也沒有看台上發生甚麼事。

葉稀苦笑,從音樂播出來那刻,他握住麥克風的手抖個不停。比起他平時的表演,似乎略為緊張。歌詞從葉稀充滿失落的口中傳出,明明是如此溫柔帶點悲傷的歌曲。到底葉稀發生了甚麼事?

緒的目光已從懺琉軒身上移開,他看着在發抖的葉稀。「軒,小稀他好奇怪喔。他現在的情況和初次表演時一樣呢。」緒擔心地說道。

「不知道。」語畢,懺琉軒轉身望向在舞台的葉稀。他露出驚訝的表情,他還是第一次看到葉稀這樣的表情和發抖的身體。

可惜葉稀已經看不到懺琉軒正注視着他。

表演結束,葉稀微笑並鞠躬後離去。懺琉軒便跟着葉稀走了。葉稀走到天台上,喝着私藏的酒。他站在那次練習時的位置,緩緩地再次唱出那次的歌。

「葉稀你……」「懺琉軒正臭冰山!為甚麼不聽我唱歌,難得我去學作曲,將上次練習唱的詞真正地變成一首歌!」葉稀舉起手上的酒,向着空無一人的前方大叫。懺琉軒則站在原地,聽着他的說話。

懺琉軒走到葉稀的背後,拿走他手上的酒瓶抱着他。「別再喝了。」懺琉軒用力地抱住他,擔心地說:「那首歌別再在大家面前唱了,好嗎?」

「為甚麼要聽你這臭冰山的話?」葉稀沒有掙扎,反而安靜地待在他的懷裡。

「稀,這首歌只為我而唱吧。」懺琉軒低頭埋在葉稀的頸邊:「好嗎?」

葉稀只覺得頸邊癢癢的,便不斷地晃動他的腦袋,最後側在懺琉軒的頭旁邊。

「好啊,本來就首歌就是為你而唱的。」葉稀紅着臉說:「歌唱練習,就叫歌唱練習。」他燦爛地笑。

「明天甚麼也不記得了,稀。」懺琉軒小聲地說道。

「記得啊,全都記得。」葉稀轉身對着他笑,順便離開他的懷抱。

「葉稀……」懺琉軒說出令他動搖的名字。

或許,有一天他們不會再錯過。

END

謝謝食用ww
話說碼文的時間完全沒有感覺欸!
除了抱住的那裡www
感覺好像很長
不過要是喜歡就好了
謝謝

20140831 0941 零昀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