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01煩躁的樂手(重修)

-音樂、酒吧相關
-會加油的w

「前往明月市的列車即將開出。」一把機械的女聲從前方的顯示屏旁邊的擴音器傳出來。

月台上已經只剩下鐵路站的職員,大多數的乘客全都已經安坐在車廂內,舒適地等待列車開出前往他們各自想要到達的目的地。深棕色短髮的男子用左手托着頭,腦後下方的辮子跟隨晃動,而右手撫摸着放在大腿上的黑色長形手提箱嘆氣。看着車窗外少數的乘客趕忙地提着數箱沈重的行李跑到車上。 他閉上眼深呼吸,車門剛好關上。列車緩緩地向前開出,他便將開兩眼勾起笑容。

轉眼間列車已經快要到達明月市,他好像想起甚麼,突然打開黑色長方形的手提箱,打算檢查一下有沒有足夠的簧片,順便擦拭金色的高音薩克斯風。打開放置在箱子右下角的簧片盒,竟然是只剩下兩片不是爵士樂用的簧片。

「下一站,明月市中心終點站。請所有乘客下車。」前方的廣播器向乘客們預告及提醒。

「過去那三個月我都發生了甚麼事啦?」他小聲地抱怨。但手上收起樂器及簧片的動作卻沒有因而停止。

下車後,他背着滿載行李的背包,右手拿着薩克斯風的手提箱走到地圖前,抬頭看着。之後二話不說地走到明月市中心的商店街。

明月市的城市規劃非常完善,公共交通工具的覆蓋率極高,而且路線的重疊程度十分低。同時,明月市的環保政策亦比起他本來身處的地方較好。為了市民減少使用私家車,便在土地規劃時將路段設計得較為狹窄,讓市民選擇以單車作為代步工具。正因為種種原因,所以他才可以選擇走路過去。

明月市的商店街和其他城市的商店街差不多,都是應有盡有。食店和書店林立,可惜他卻與這些地方擦身而過。儘管經過一些食店時被陣陣香味吸引,但是資金有限的他只能一忍再忍,直到他去到他想去的目的地。

急步行走的他,頓時停下來。他剛好走過了一間在左邊的琴行,他回頭走進去。「要買爵士樂用的簧片啊……」他口中碎碎念着。不過在這之前,已經被另一邊的樂譜吸引過去。他隨便地抽起一份單簧管的樂譜,看一看作曲家和背面的價錢便放回去。數百元的樂譜,現在全都買不起。正當他正想拿起別的樂譜的時候,一位售貨員小姐走到他的身邊。

「先生,薩克斯風的樂譜在另一旁的櫃子上。」她微笑地看看著他說道。

「謝謝你,小姐。我都會這種樂器。」他維持平時的半眯眼式微笑對待那位小姐。

「請隨便看。」那位售貨員小姐尷尬地掩嘴笑了笑,轉身身走了。要是這售貨員小姐沒有多年的經驗和對樂器的認識,一定不知道他手上的是薩克斯風。

「真是麻煩的小姐。」他皺起眉頭,忍不住以只有自己能聽到的音量嚷着。他的心情已經快要寫在他的臉上,大概沒有人不知道他正煩躁着吧。

被售貨員小姐害得他心情全無,他將樂譜都放回原位。他背着他的行李,走到放置着簧片的櫃子,隨意地拿了兩盒綠色包裝的簧片走到櫃台付錢,彷彿急忙地想要離開這地方。

##

商店街附近有一個公園,公園的中間位置有一個精緻的噴水池。他離開了琴行後,便買了一瓶水和火腿三文治走往這公園的噴水池。

往路有很多高大的樹木,在酷熱的天氣下,途經這裡的人定會覺得份外涼快。加上大樹的樹蔭為途人製造了額外的陰影,才能使這裡變得涼快。他舒適地慢步走到噴水池前,他發現有不少的人都坐在鄰近的椅子休息。

他在噴水池前放下行李,在地上打開了他的黑色長方形的手提箱,拿出新的簧片和高音薩克斯風。他組裝他的樂器和繫好頸帶後,將手提箱打開放置在自己的前方。開始了他的演奏,就這樣站在噴水池前方,將他最好的都藉着薩克斯風所發出悠揚的樂聲中一一訴出。圍在他附近的人越來越多,有大人亦有小孩。

一曲結束之後,他維持着他演奏時的動作,稍等一下,習慣地瞇起雙眼向圍觀者微笑和鞠躬。不少人都放了金錢在他打開的手提箱中,再回到原位等待下一曲。

「下一首,Just one last dance。之後有想的歌也可以說出來呢。」他笑着向眾多圍觀者說。

街頭表演的日子,日復一日。

-TBC-

感謝食用w
寫的時候又再發現可能有廣東話混在裡面
所以看到有些甚麼不對的地方可以說出來呢
重修後的稀感覺和以前有點不同……
希望有人喜歡吧?
謝謝ww

20140829 0027 零昀

, , ,

零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